首頁 > 新聞資訊 > 電子煙執法困難,台灣疑推《消保法》監管電子煙

電子煙執法困難,台灣疑推《消保法》監管電子煙

時間: 2020-02-21 11:05:22 來源:蒸氣貓 VAPE MALL
臺灣電子煙市場最近再遇政策難題。

根據《上報》報導,由于臺灣立法院新會期將開議,衛福部決定將重送《煙害防制法》修法草案,以因應各式新型煙草產品的管制需求。

為此,衛福部于1月31日邀請了專家及學者聯合召開「電子煙相關法令咨詢會議」。而會議主題除了討論《煙害防制法》修正議題,其中還包括疑以《消保法》之相關規定,來解決針對電子煙產品的監管問題。

當然,這也引起業者們的極度反彈。

疑改用《消保法》解決的監管漏洞

在臺灣,所謂《消保法》其實就是《消費者保護法》的簡稱。

《消保法》建立是基于厘清產品是否確有損害消費者生命、身體、健康或財產。若確有損害之虞者,應命其限期改善、回收或銷毀;必要時可命令企業經營者立即停止該商品之設計、生產、制造、加工、輸入、經銷、提供服務或采取其他必要措施。

據了解,由于《煙害防制法》修法草案遲遲尚未通過,因此衛服部為彌補監管電子煙的法律漏洞,將擬以《消保法》之相關規定,并由衛福部或地方政府進行調查。

也就是說,只要衛服部或臺灣各地方政府一旦確認電子煙有損害消費者身體健康或有損害之虞,將可要求業者回收或銷毀電子煙。

臺灣目前主要以《藥事法》及《煙害防制法》兩者并行監管。如果電子煙中含有尼古丁,可依《藥事法》的違禁藥品管制;而不含尼古丁的電子煙則依《煙害防制法》第14條,產品外形像卷煙或其核心構造及使用方式類似煙品加以管制。

然而,根據新北市衛生局的報告顯示,電子煙實體店按照《煙害防制法》難以達到管制效果,不僅無法令業者下架產品,且訴愿被駁回機率相當高。2019年一共取締70件,但提起訴愿的6件中就有4件被撤銷。

這也造成了地方政府、以及執法人員的監管困境。

因此衛福部認為,未來若是能以《消保法》來規范電子煙,透過公告有害物質,只要產品被檢測出含有公告之物,除了罰則能提高之外,還可適用消《消保法》第36條之規定要求店家下架或銷毀產品。

臺北醫學大學衛生福利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陳再晉也認為,若行政機關認為電子煙屬于違禁品,欲禁止其制造、輸入及販售,則根本無須進行檢驗,可以直接適用《消保法》。

陳表示,根據《消保法》第33條及第36條規定,雖然地方政府的監管舉動屬個案查處,但當前電子煙監管已是全國性問題。“依同法第38條之規定,電子煙應由主管機關或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進行直接監管,而非由各地方政府個別認定。”
 
電子煙執法困難,台灣疑推《消保法》監管電子煙

學者:無需公告危害物

根據衛生福利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陳再晉的說法,行政機關無需針對電子煙進行檢測,僅須依《消保法》第33條第2項第3款之規定辦理。

這意味著,衛服部可以直接禁止電子煙,并要求業者提出無害證明,若業者難以證明電子煙沒有危害,行政機關可依《消保法》第36條規定要求業者下架。

即使業者能夠提出證據證明電子煙較傳統煙品的危害性更低,仍然屬于有害物質,無法規避《消保法》的適用范圍。

不過中研院副研究員吳全峰則表示,依照目前衛福部行政命令的管制情形分成含尼古丁的電子煙,屬于《藥事法》所規范的偽禁藥;不含尼古丁的電子煙,則屬《煙害防制法》第14條的規范。

因此,不論是否含有尼古丁,均屬于違禁產品,若現在還要再依據《消保法》來監管,進行是否有危害性的調查,恐再生干戈。

吳解釋,有害物質的檢測應與《消保法》之適用進行切割,無須同步,假設要根據《消保法》說明有危害健康之虞,實際上并不需要公告有害物質,僅須證明有健康危害之虞,不限于公告項目。

“只要行政機關認為電子煙有危害之虞,而業者提不出證據,就可以適用該條之規定。所以檢測電子煙的有害物質不需要跟《消保法》進行掛勾。”吳全峰表示。

此外,參與「電子煙相關法令咨詢會議」的律師代表也認為,在論述電子煙是否適用《消保法》的解釋上,應說明目前國際的研究文獻,例如美國當前的致死案例,來表示行政機關已完成相關調查。

若是經抽樣檢測,顯示臺灣絕大多數電子煙亦具相同危害性,則不論該電子煙所含有害物質為何,均屬有害商品。

電子煙具也屬有害物

另一方面,臺大醫師郭斐然指出,在臺灣法律上因為電子煙不屬于煙品,定義上屬于消費性產品,因此該受到《消保法》之規范。

郭斐然指出,由于相當多傾向無害之研究報告出于煙商,針對電子煙檢測的時間也較短,根本無法得出正確的危害數據;且英國政府本身大力支持使用電子煙來戒煙,強調電子煙較傳統煙品少95%之危害。

因此,若僅要求業者須提出無危害性的證明,恐難達管制之效,建議仍應進行有害物質檢測,以利證明電子煙的危害性。

至于煙具管制的部分,郭以槍彈為例。

雖然未填入子彈的槍枝本身不具備殺傷力,但仍屬違禁品,即便它必須結合子彈才具備殺傷力。“電子煙及其器具亦等同之,縱使器具本身并未損害生命,其仍可結合煙油進行使用,故販售電子煙器具等同販售有害物質。”郭斐然補充。

就目前來說,行政院消費者保護處與衛福部并未達成共識,有關《消保法》第33條與第36條之適用問題,消保處的立場僅停留在建議,而且該條例屬行政監督規范,是針對個案適用而非通案。

此外,由于上述條例沒有明確的法律依據,若要進行公告恐不適宜。

消保處建議,若要達到電子煙的管制效果,建議提出相關科學實證,說明電子煙包含哪些有害物質,透過檢測證實會造成消費者生命、身體或健康之損害后,再依《消保法》相關規定采取必要措施。

但衛福部法規會官員則持不同看法。該官員指出,就算《消保法》無法做到一次通案解決,但只要能查處一案,其它個案比照辦理即可。

至于是否公告電子煙的有害物質,屬于公告行政措施,由衛福部基于專業考量應屬可行,只需明確非依據消保法之規定進行公告。
 
電子煙執法困難,台灣疑推《消保法》監管電子煙

綜上所述,新勢力認為用《消保法》來監管電子煙不外乎就是耍流氓,除了該條例本身沒有法源依據之外,最大的責任在于相關立法機構對監管電子煙產品的行政怠惰。

衛福部早在2017年就提交了《煙害防制法》修正草案,并且在該年提交到了立法院。但立法院卻對監管電子煙的議題不聞不問,既沒有審批,也沒有提供修正建議,導致法案一躺就是三年。

要知道,臺灣立法院在審議修正案是三年一期。也就是說,《煙害防制法》修正草案在送進立法院以后,就這么被立法院放到了過期。

因此,與其說《消保法》的出現是臺灣電子煙行業的危機,還不如說衛福部要給監管電子煙一個臺階下,順便再幫立法機構“擦屁股”?

問題拖越久,市場的監管政策就會越畸形。從早期的《藥事法》,到擴大解釋《煙害防制法》第14條,再到如今可能的“三法齊下”,什么法規都往業者身上堆,做電子煙的不僅冤,更白當了監管疏失的擋箭牌。

按照當地業者的說法,這或許就是“吃相難看”?

臺灣未來若是通過《消保法》來規管電子煙,可能還會衍伸出許多問題,例如糖吃多了有害健康,酒喝多了會造成心血管疾病,這些問題不僅會引發電子煙業者在“監管平衡”上較真,過與不及的政策恐怕也會讓一線執法者面臨更大的挑戰。

總之,卷煙:I'm safe......
分享到: